幻灯四
幻灯三
幻灯二
幻灯一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新闻热点 > 政策解读 >
特战“兵王”,个个是王炸!

如果说特种兵是部队的尖刀

那么特战“兵王”就是尖刀的刀尖

在第76集团军某旅

有累计行车49万公里的“车王”

有带出1000多名格斗教练员的“拳王”

有1000米之外精准狙杀的“枪王”

今天让我们走近这3名特战尖兵

(1)

倒向追击创破纪录,不是为了“耍酷”

图片

罗学,第76集团军某旅四级军士长,旅特种驾驶总教头。荣立三等功3次。

特种驾驶训练场上,两辆猛士突击车车头相对,距离不足1.5米,在16个三角锥间疾速竞逐。轮胎与地面不停地摩擦,发出刺耳的嘶鸣声,在浅色的地面上划出一个个墨色的“8”字。

倒向而行的猛士车驾驶室里,四级军士长罗学的双手不停地在方向盘上舞动,眼睛始终盯着车头前方的另一辆猛士车,并不时回头看着后方的障碍。起点至终点直线距离500米,两车完成竞逐仅用时1分25秒。

这是第76集团军某旅倒向追击训练的最快纪录。从2008年开始接触特种驾驶,罗学至今已有13年的驾驶经历,总行车里程超过49万公里。

图片

倒向追击是特种驾驶课目中难度最高的训练之一,初次接触倒向追击时,罗学感觉“就像特技赛车一样”。但他知道,这种特殊的驾驶方式并不是为了“耍酷”,而是有着一定的实战价值。

“躲避障碍的同时要紧紧跟随,这样才能追上目标车辆,而且目标也不会一直跑直线让你追。”罗学说。

图片

为备战陆军“特战奇兵-2019”比武竞赛,罗学报名参加特种驾驶集训,在这里碰到了自己曾经带过的士兵——上士李靖。“这是个好苗子,有可能超越我!”于是,罗学主动带着他苦练车技,将自己的技能倾囊相授。最终,李靖不负众望,夺得冠军。

(2)

格斗27年,带出上千名格斗教练员

图片

杨发红,第76集团军某旅一级军士长,旅格斗总教头。荣立三等功6次,多次被集团军评为“优秀‘四会’教练员”“优秀士官”“训练尖子”等。

这似乎是一场不太公平的对决。

一边是26岁、身高1米85、体重110公斤的“大块头”,一边是45岁、身高1米78、体重75公斤的杨发红。

对决很快进入白热化。“大块头”率先发起进攻,双手探出,直刺对方喉咙。杨发红一个推肘,巧妙地化解进攻,并转守为攻,用“死亡锁”封住“大块头”。同时,杨发红顺势往后一倒,腿像蛇一样缠住“大块头”,战斗顷刻间结束。

图片

这位一级军士长已经打了27年的格斗拳。他每天坚持晨跑、练拳、踢腿,45岁的年纪,倒像个20多岁的小伙子。“要时刻保持和年轻士兵一决高下的状态。”杨发红说。

2018年陆军“特战奇兵”比武竞赛展开,此时,“拳王”已老,但他那颗坚持战斗的心却一直跳动着。于是,他带着徒弟开始登台比拼。

场上徒弟们对打,场下杨发红总会紧握双拳咬紧牙根,聚精会神地盯着,生怕错过一个细节。当比赛结束时,他发现自己的双手竟无法伸开,用杨发红的话说,“感觉比自己上场还累”。

图片

荣耀的背后,只有杨发红知道过程的艰辛与不易。“格斗训练没有捷径可走,实战打多了自然就会打了。”杨发红说,“但在实际训练中,大多数人都吃不了这份苦。”集训开始报名的有几十人,打到最后往往只剩十余人。

严格要求的背后是亲人般的关爱。由于格斗比赛需要精准控制体重,杨发红就每天将小米、鸡蛋、胡萝卜、牛肉弄碎给徒弟们煮粥。

27年来,杨发红带出的格斗教练员上千名,能打比赛拿名次的也有数十名。杨发红时常说:“练格斗,一定要有毅力,不然很难坚持下来。”杨发红坚信,自己的下半场,就是要靠这些毅力非凡的年轻人继续逐梦。

(3)

让队员做自己的教练员,“跌落神坛”后再次夺魁

图片

陈明,第76集团军某旅二级军士长,高级狙击技师,旅狙击总教头。荣立三等功6次,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一等奖、三等奖各1次。

陆军“狙击精英-2019”集训现场,群英荟萃。目标靶位于1000米外,远远超出了正常射程。狙击手们依次上前尝试,唯独陈明一人命中目标。

作为一名高级狙击技师,陈明性格稳、心思细、脑子活,有着极高的射击天赋。他参加集训,成绩拔尖,比武立功,年纪轻轻就成为全军首屈一指的“枪王”。整整12年,所有狙击手都会遇到的瓶颈期并未发生在陈明身上。

然而,谁能想到这迟来的瓶颈期几乎封堵了整个瓶口。

在一次比武竞赛前,既是教练又是队员的陈明,射击成绩开始明显下滑,甚至还出现过好几次脱靶的情况,这让陈明有些焦急与彷徨。

为了稳定队员们的军心,尽管内心早已惊涛骇浪,陈明依旧在正常训练时间从容组训,只有中午大家都休息时,独自一人抱着枪支,在烈日炙烤着的野地里练习据枪,查找问题。

图片

夏季的新疆,白天地表温度达到50℃。陈明自虐似的拼命训练,地表砂砾磨得他手肘血肉模糊,狂风裹挟着尘土碎石拍在脸上,太阳晒得他头晕眼花,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。巨大的压力无处释放。

在几近昏厥的状态下,陈明突然想起自己曾经无数次地对队员们讲过,一名狙击手在执行任务时要面临的孤独和压力,而此时与急躁的心魔抗争,正是他经历的一次“独立任务”。

陈明发现,自己的压力其实更多地来自于对“跌落神坛”的恐惧,而忘记了作为一名军人苦练本领、精武强能的初衷。

一念乍醒,换羽新生。陈明抛下声名的负累,不再独自苦熬,而是虚心让队员们做自己的教练员,帮助自己查摆问题。凭借着平和谦逊的心态和多年来扎实的技能基础,陈明很快突破了瓶颈,回归正常状态,并率领参赛队在比武中再次夺魁。